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

  老子在《道德经》里慨叹说:“道可道,非常道”。意思说:道可以用语言说出来,但不是通常意义上的道。但禅宗则认为道如果可以说出来,那就不是道了。

  有一位学僧向慈受禅师请教“道”的真谛,

  “禅师,禅者悟道时,能把所悟之境界、感受之类东西讲出来吗”?

  “既然是悟出来的道,好比虚空里捉出来的风,是说不出其中奥妙的”。

  “禅师能形象的说明这种说不出的样子吗”?

  “就像哑巴吃蜜一样”。

  “禅者没有悟道时,善与言辞,讲得头头是道,算不算禅语呢”?

  “既然没悟道,怎么算禅语,不过是鹦鹉学舌罢了”。

  “哑巴吃蜜和鹦鹉学舌到底有什么不同呢”?

  “哑巴吃蜜是知,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鹦鹉学舌是不知,如小儿学话,不解其意”。

  谈话及此,学僧突然发问;“那禅师现在是知还是不知呢”?

  慈受哈哈大笑道:“我现在犹如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。你倒是说说,我究竟是知还是不知呢”?

  学僧言下拜服,道谢说:“多谢禅师指点迷津,弟子感恩不尽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