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理虽顿悟,事须渐修”意义何在?

  佛教贵在解行并重,理通事修,理即是道理,孕育着人生宇宙广说层面,学道着应该契悟,不能丝毫含糊,一一洞彻事理真理,使内心无惑,这是由理而顿悟,顿悟并非证悟,顿悟到证悟尚有一段距离,必须实践事相以透理,事相的圆满即是道理的圆满;若仅是道理的内心通达,而不透过事相的修证,则永无证成菩提可言,顶多成为理悟或顿悟的一环,尚未成熟理事不二法门故,因此说,理虽顿悟,事须渐修。

Continue reading

梅子熟了 禅机亦熟

  明州大梅山法常禅师初参大寂(马祖),问:“如何是佛?”大寂云:“即心即佛。”师即大悟。大寂闻师住山,乃令一僧到问云:“和尚见马师,得个什么,便住此山?”师云:“马师向我道:‘即心即佛’我便向这里住。”僧云:“马师近日佛法又别。”师云“作么生别?”僧云:“近日又道:‘非心非佛。’”师云:“这老汉惑乱人,未有了日。任汝非心非佛,我只管即心即佛。”其僧回,举似马祖,祖云:“大众,梅子熟也。”(《景德传灯录》卷七)

Continue reading

如何理解“照体独立,历历孤明”?

  净慧长老答:照体独立是禅定当中一种高度觉照下的心灵状态。照体独立,就是离能所、无取舍、无憎爱、无是非、无善恶、无圣无凡,不续前,不引后,孤明历历的一种觉照状态。打一个比喻,我们当下一念如果就是这个的话(竖起中指),它是独立的,和这个没有联系(竖起食指),不续前,和这个没有联系(竖起无名指),不引后。那就要保证我们当下这一念能够保持一种高度地觉照状态,和过去、未来都没有联系,而且要历历孤明。

Continue reading